1 min read

爸爸的童年故事

小家伙居然很喜欢我讲的童年故事。为了把这变成一个学习的机会,我要把它们写下来,然后读给他们听。

甘蔗

有一年农忙时期,我父母去一个姑父家帮忙。我也跟着过去了。 姑父在另外一个村子,感觉很远,之前从来没有去过。

到了姑父村子,一会我父母就跟着去村外的稻田里帮着收割,我由一个大姐姐带着,在村里走走。那位大姐姐说:“我们去掰几根甘蔗吧。”我知道等大人回来,这些就可以算是一种点心。

我跟着去了,一起把甘蔗抬回来。她问我:”你要先吃一根吗?“

我摇摇头,说:“不用了。”

我说“不用了”!我现在还记得,我们当时一起去掰的那种,是我家从来没有种过的“本地蔗”;我们家从来只种“台湾蔗”。在这个世界上,如果有一种本地的东西优于台湾的东西,那就是本地蔗,它比台湾蔗松软、甜。台湾蔗一般是要拿到市场上卖,台湾蔗则是工业品,用来榨糖。每年嚼台湾蔗,小孩都要把嘴唇咬破,然后掉一颗牙齿。

这是本地蔗:

本地蔗

而这就是让我掉牙齿的台湾蔗:

台湾蔗

我到了一个新的地方,遇见了一个我之前没有见过的人,然后对一根在我面前的、自己非常想吃的、好过台湾蔗的本地蔗,我说“不用了”!

半下午,我跟着父母回家了。我没有吃到那个甘蔗,后来我也没有去过那个村庄。

竹子

我喜欢砍竹子做刀剑。合适的竹子是大个的,它们更多是用来做家具。

我家后边有那么一丛竹林,我奶奶家也有一片。我也喜欢一种细竹子,可以用来做钓青蛙的杆子,它一般长在沟渠边。

这两种竹子在村子里都很容易看到。后来我在村子后面看到一家有一种特别的竹子,特别适合做手杖,大小在上面两种竹子之间。我喜欢那竹子,我想要一根来做打架的竹棍。

一天清晨,我五点钟起来。父母问我为什么这么早起。我说去上学。

可是平常你不需要这么早上学啊,他们问。我说,今天早读需要早一点。

我背着书包,摸着黑出门了,手头拽一把削铅笔的小刀。一路没有碰到任何人,我悄悄绕到那片竹林,拣一颗合适的,就着根部一刀刀削起来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周围一直很安静,那棵竹子终于快削断了,它整个倒了起来。

我只想要一根一米长的竹子,但它倒下来的时候,我才清楚地发现,它居然有五六米高,上面的叶子非常茂盛,倒下来声音很大,我吓得赶紧跑去学校。

早读结束,我回家吃早饭,经过这家,看见那根长长的竹子,就搁在他家的大门前。

而这跟竹子,和那个甘蔗,是到现在我都想要的东西。

打架

村里有个小朋友好像是从大人那里学到了一些操打的架势。放学的路上,他一直挥舞着拳头,在我旁边跃跃欲试。我一声不吭,一个直拳朝他脸上扑过去。趁着他倒地的功夫,我赶紧往家跑。

他的家人来我家跟我父母理论。我就也赶紧躲进在房间里,听他们讲我如何打人家小孩。

等他们走后,我父母来到我房间。那是正是晚饭时间。我赶紧躲到被子里去。

是先批评我呢,还是先让我吃饭呢?可怜天下父母心,我愉快地爬起来吃饭,后来这事就慢慢地不怎么提了。

待续